| 无障碍访问 | English

新闻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 正文

新闻动态

榜样丨翘楚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7-09
字号:
+-14




QIAO CHU


医学的道路从来都是荆棘密布,唯有勇气与智慧并存,方能披荆斩棘。

人的鼻腔有如深邃幽暗的峡谷,里面却别有洞天,他用敏锐的眼、灵巧的手和仁慈的心去探索发现。

 

十五年磨一剑,不负光阴,奔跑向前,成为国内鼻科领域临床和科研均走在前列的青年翘楚。

 

在最新出炉的首批青年北京学者名单中,北京市临床医学领域仅两人入选,他是其中之一。

 

本期榜样人物,为您介绍北京同仁医院鼻科副主任王成硕教授。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2003年10月,第十届国际鼻科学大会在韩国汉城(现今的首尔)召开,那年王成硕28岁,初出茅庐。

 

在他讲演结束后,外国专家提出一个关于慢性鼻窦炎Toll样受体的问题,比较尖锐。王成硕流利作答,虽然答案并不完美,但引起在场另一位中国学者的注意。这人便是时任北京市耳鼻咽喉科研究所所长助理的张罗副教授。会上短暂交流,张罗对这个年轻人印象深刻。

 

3个月后,二人再次相遇,是在北京同仁医院韩德民教授的博士后面试会上。当时有4个人来面试,都很优秀,可博士后名额只有1个。张罗向韩教授极力推荐了王成硕


王成硕张罗教授合影


从此与同仁结缘。两年博士后期间,王成硕专攻鼻过敏性疾病。那时医院刚刚成立过敏性鼻炎诊疗中心,一切都才刚刚起步。

 

十五年后的今天,团队的研究已经硕果累累。从过敏性鼻炎的快速集群免疫治疗,到慢性鼻窦炎鼻息肉的病理分型,再到鼻内翻性乳头状瘤的临床分期,一个个开创性研究和行业标准接连问世……不仅让国内同行侧目,更让世界聆听到同仁鼻科的声音。从跟跑到并跑,并在局部上实现了领跑。

 

王成硕本人的成长速度也比一般人快很多。32岁晋升副主任医师,当选北京市科技新星;35岁担任鼻科副主任,获得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42岁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44岁入选首批北京青年学者……

 

韩德民院士和张罗教授当年没有看错人。王成硕常说:“我生性懒散,率性而为,之所以有如今的成绩,都是老师们的督促。总有一种榜样的力量,鼓舞着我往前走。”


王成硕与导师韩德民院士合影


三个问题,钻研十五年

从临床中发现问题,针对问题开展科学研究,通过科学研究得出结论再反哺临床,改进临床技术、服务患者,是他这十五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



目前,过敏性鼻炎(Allergic rhinitis, AR)最大的问题是检查手段繁琐昂贵,缺乏有效的诊断和治疗手段,导致误诊误治极为普遍。王成硕团队将临床要素与实验室数据整合,首次在国际上提出慢性鼻炎内在分型,最大化地减少了AR的误诊率。在此基础上,创新性提出鼻分泌物IgE检测诊断AR的新技术,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无创诊断。

 

解决了AR的诊断问题,再就是治疗问题。团队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中国主要过敏原为尘螨和秋季蒿草花粉。随后提出快速集群脱敏治疗,将起始治疗时间从四个月缩短至四周,安全、快速、高效地治疗了4万余患者,节约医疗支出6400万。这项研究荣获北京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并受到国际同行的好评。海德堡大学Pfaar教授高度评价“该疗法是这一领域的新治疗方式,代表未来发展方向。”

 

王成硕没有止步于此。随着临床经验逐渐丰富,手术做得多了,他又发现,鼻息肉也是个极具挑战性的疾病。有些病人鼻息肉手术之后就不再复发,而有些病人却术后半年不到息肉就长了出来,甚至个别病例一生经历几十次手术,痛苦不堪。于是,他又开始了新的探索。

 

通过研究他发现,鼻息肉的复发,主要和一种特殊的炎症细胞——嗜酸性粒细胞有关。当该细胞数在鼻息肉中超过一定比例时,90%的患者会复发,进而首次提出中国人慢性鼻窦炎鼻息肉病理分型,并开创了针对嗜酸性粒细胞型鼻息肉的经鼻雾化治疗新技术。针对不同分型的鼻息肉,手术后主动干预,大大降低复发风险。并通过前瞻性研究,确立了针对难治性鼻息肉的最佳术式。


近年,王成硕团队又攻克了鼻科学领域另一难关——鼻内翻性乳头状瘤。这是鼻科发病率第一的良性肿瘤,极易复发,且有癌变风险。他率领课题组分析、总结了上万张鼻窦CT和MRI片子,终于发现通过磁共振影像找到肿瘤根基部的方法,从而针对性地设计手术入路,彻底切除肿瘤根基部,减少肿瘤复发。并在此基础上,开展全球多中心前瞻性研究,根据肿瘤起源和复发风险制订新的肿瘤内镜手术分期。该研究发表在头颈肿瘤领域排名第一的《HEAD& NECK》杂志,是中国学者提出的第一个头颈肿瘤分期标准,并将该病的总体复发率从10-20%降低至6.2%。在此过程中,研发两款鼻内镜手术用可吸引针状止血电极,并实现临床转化。


王成硕团队关于鼻内翻性乳头状瘤的研究在《HEAD&NECK》杂志上作为封面文章发表


鼻科年轻医生孟一帆透露,王成硕在手机备忘录里列着人生中要实现的八个目标,其中一个就是创立鼻内翻性乳头状瘤的内镜手术分期。对于他而言,科学研究不只是一项工作,而是他毕生追求的理想。


从屡败屡战到硕果累累

王成硕回忆第一次投稿时的情景,是一篇关于过敏性鼻炎发病机制研究的论文,最开始投到过敏科学领域最高的《Journal of Allergy and Clinical Immunology》(JACI),这也是团队首次向5分以上的杂志发起冲锋。结果是直接被拒稿,但是同时收到4位审稿人密密麻麻好几页修改意见,读后收益匪浅,感受到顶级期刊的高水平和高要求。

 

接着转战影响因子比JACI略低的《ALLERGY》,仍需要大篇幅的修改,补实验数据。那段时间,正赶上王成硕的夫人怀孕即将生产,胎心不稳又住院监测。在妇产科病房里,等妻子睡后,他在病床旁继续修改文章。可是,最后仍然惨遭拒稿。科研道路上的坎坷,可见一斑。

 

现在的情况已截然不同。他的团队仅今年上半年内即发表2篇JACI。迄今为止,王成硕以第一/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47篇,总影响因子182分。专利4项,转化产值550万。获北京市科技进步奖3项,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入选国家级“百千万工程”,作为中国大陆代表当选APAAACI委员。担任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分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过敏科学分会副秘书长、北京医学会变态反应学会副主任委员。



功力养积深厚,自然水到渠成。但所有的成功都不是偶然,在最初拼搏的岁月里,有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刚开始做鼻过敏反应研究,白天出门诊,下班后仍待在诊室总结资料。保安会一遍一遍过来问,“什么时候下班,我们要锁门。”王成硕说,“你们把门锁上吧,我今晚不走了。”但这也不行,按规定门诊楼晚上不能留人。最后他只能把半米高的几千份手写病例资料抱回家继续整理。每当团队有重大课题标书需要撰写,也经常交给王成硕,几天几夜不睡觉是常事。

 

为了做实验,他常拿自己当“小白鼠”。变态反应的过敏原激发实验,需要健康人做样本对照,他就让同事用过敏原直接给自己做激发试验。做流式细胞学实验,需要大量新鲜血液,他卷起袖子,直接让同事抽自己的血。主管技师王阳粗略算过,这些年王成硕至少贡献了800毫升血液。可是,现在当他得知有学生做实验互助抽血时,总会从经济上给与补偿。他不在乎自己的牺牲,却在乎他人的付出。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王成硕常说,如今科研环境越来越好,如果我们再不珍惜,就是辜负了前辈苦心开拓出来的道路。


做得更多的是劝人不做手术

他对患者高度负责,据娄鸿飞副主任医师回忆,一次王主任在手术台上突发带状疱疹,胸背剧烈疼痛,直冒冷汗。但手术做到一半,病人还在台上躺着。他没有把病人交给旁人,用了止疼药后,继续将手术做完。他还会设身处地为患者着想,鼻科手术中经常用到填塞材料,有些费用较高。但即使再大的手术,他从来不会刻意去用高值耗材,尽量为患者节省费用。

 

最近几年,他做的更多的事情不是劝人做手术,而是劝人不做手术。他总会站在患者利益上考虑,什么样的治疗是患者真正需要的,然后提供最优治疗方案。

 

与患者交流,他也有自己的风格。曾经一位3岁患哮喘的小患者,被父母带来求诊。当她一见到医生,顿时紧张起来,大哭着依偎在爸爸怀里。王成硕不慌不忙地拿出自己的印章,拉着她肉嘟嘟的小手说:“来,叔叔给你个护身符,保平安。”于是,在她手背上盖了个印章。

 

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管用,小女孩瞬间停止了大哭,觉得这“护身符”既新鲜又神秘。慢慢地,她开始对眼前这位医生叔叔产生了亲切感,乖巧地配合各种检查,包括把冰凉的检测设备深入到鼻子里,诊疗非常顺利。

 

有患者这样评价他:“平日里,王主任看上去酷酷的,言语不多,貌似不苟言笑,实际外冷内热,耐心细致。交待病情时,他话语精炼但一语中的,让你的心安定下来。”


学生面前,他是严苛的老师

王成硕团队有个logo,名叫“风林火山”,出自《孙子兵法》中“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山代表鼻腔,火代表鼻病的痛苦,风代表鼻腔的通气功能,林是嗅神经,代表鼻腔的嗅觉功能。“风林火山”课题组,最初只有五六个人,现在已经扩大到28个人,由临床医生、基础研究人员和研究生组成,梯队建设合理。


团队logo“风林火山”


人越来越多,管理任务越来越重。他自己列有一个表格,哪个成员什么时候该晋升,科研进展到了哪一步,论文发了多少篇,他都记着,时刻督促提醒。并坚持每周开一次课题组会,交流最近阅读的国外文献。


团队开课题组会


他非常重视年轻医生的培养。鼻科的手术,术者起绝对主导作用,如果什么都不说,也不让学生练习,手术可以很快结束,节省时间。但王成硕总会做得很慢,讲得很细,经常放手让下级医生操作,并在一旁耐心讲解。为此,他连续7年被评为最受进修医师喜爱的带教老师。


王成硕带教学生


学生写的论文,他会仔细审阅,提出的意见经常细化到错别字、图片配色等问题。孟一帆博士说,最近有篇文章要投稿,其中一幅图已经改了四五次,自己觉得很好了。但成硕主任看后回复:“太难看了,上皮细胞请改为暖色调。”对于投到国际顶级期刊的文章,代表着中国研究者的水平,也体现着同仁的形象,细节决定成败。因此,他总会更严格要求,精益求精。有时学生们觉得主任太严苛,但过段时间再回过头看,他的意见是正确的。

 

他对团队的帮助总是无差别。据娄鸿飞博士回忆,2012年前后,她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留学,一篇文章被退回修改。娄鸿飞的导师张罗教授告诉她,可以请教王成硕主任。那时,她和王成硕并不熟,没想到他不仅把问题讲得很清楚,还非常无私地提供了数据支持,并对她说:“这是你毕业要用的文章,不用把我列为作者之一。”因为这次经历,娄鸿飞从心底感激,回国后义无反顾加入了他的团队。

 

提到王成硕,不少同事会说出两个词:处女座、O型血。星座和血型之说虽不可全信,但他追求完美、乐于助人的特质,让人印象深刻。


守擂者的责任

无论走多远,永远怀着一颗感恩之心。他说,“我有今天的成绩,是同仁培养了我,不能只做索取者,还要做回馈者。要因为我的存在,让科室变得有那么点不一样。”

 

“我的老师们铸就了同仁鼻科的至高地位,我们的历史使命是如何把前辈的事业发扬光大!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纵观国内,无论是基础研究还是临床研究,都有强劲对手,对我们继承者而言,平手都算输,我的责任就是和团队一起保持领先优势。”

 

作为守擂台者,王成硕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一刻也不敢休息。这些年,大家眼看着他增添了不少白发。

 

岁月会老,但理想不会。在他的下一个五年规划中,其中一项是组建有国际影响力的青年鼻病研究团队。于他,这次入选青年北京学者,是又一个新的开始。

 

他喜欢看武侠小说,心中有一个江湖梦。这个江湖没有刀光剑影,打斗厮杀,而是医学的江湖。医生是现代社会最能帮助他人的职业,他就像一位侠客,踏遍千山,习得妙术,祛除病痛,救死扶伤。



特别感谢娄鸿飞、王阳、孟一帆、高云博为本文提供的信息


本文作者:宣传中心 徐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