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障碍访问 | English

新闻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 正文

新闻动态

同仁大讲堂 | 钱七虎院士: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休戚相关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7-03
字号:
+-14




钱七虎院士访谈视频


不忘初心追梦想,牢记使命写人生,回归人生岁月,交流人生感悟。“同仁大讲堂”第二期于2019年6月27日下午3时在亦庄院区报告厅举办。我国著名防护工程学家钱七虎院士应邀来到“同仁大讲堂”,与同仁人面对面访谈。我院青年北京学者王成硕教授担任访谈主持人。



王成硕我受医院党委委托,代表同仁医院中青年对钱院士进行一个简短的采访。我想先问一下钱院士,您从事我们的国防事业这么多年,您当初选择您的专业道路是因为您先喜欢这个专业再投身这个研究呢,还是组织的安排去从事进而产生兴趣呢?


钱七虎:我是受组织分配。高中的时候,我上的高中是最好的高中,上海中学,出了四十多个院士。中学的时候,我学习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我高中的时候,朝鲜战争抗美援朝还在进行,上海慰问志愿军要拿好的东西汇报,我的成绩单是他们拿到朝鲜慰问志愿军时作为汇报的内容。1954年高中毕业叫我留苏,当时经济建设刚开始,叫我到苏联学习建设水电站,都已经填表了,但当时我们在朝鲜战争上军事科学技术落后吃了亏,毛主席1953年决定建哈军工,要聘请苏联顾问,1954年陈庚院长带领人到上海中学挑人,我就被挑上了,组织上告诉我说哈军工要人,就挑上我到哈军工去,我是团支部书记,当然服从命令,所以我就去哈军工。


我记得当时学校给我通知上讲:这是你的光荣,也是学校的光荣。我抱着光荣感进了哈军工。进了哈军工1年预科,5年本科,我们前面几期都是6年制,到了分专业的时候,很多人不愿意当工程兵,那个时候没有导弹系,没有原子弹系,只有空军系、海军系、炮兵系、装甲兵、工程兵五个系,要填志愿,工程兵不愿意学,大家说和黄土打交道。空军系、海军系是戴大盖帽,很漂亮,所以没有报工程兵。我是班长,又要带头,要填的三个志愿,第三个志愿是工程兵,因为报的人少,我最后就当了工程兵。因为好几个专业,我报的是防控工程专业,当时领导讲,哈军工有很多系,很多专业,有两个绝密专业,这是其中一个绝密专业,所以我感到很光荣,也很重要。哈军工学生一部分是从准备留苏的挑出来的,有些人过不了这一关,就闹情绪了,甚至是对党不满。当时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有一个原来留苏的到哈军工学习的,哈军工召开党代会,他写了一封信闹情绪,经过了一年级、二年级,闹也没有什么结果,最后反而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我是一直听党的话,所以五年本科,全优。那时,哈军工学苏联,就是考试要口试,口试就是进门抽题,答三个题。答完以后,老师再当面考考你,是不是掌握的牢固,给出成绩,一共五等成绩:优、良、中、及格、不及格。我是五年所有科全优。所以我毕业后又叫我留苏了。刚才我讲,怎么报工程,服从分配。我服从组织分配的事很多,这个还可以讲,有一件大事。留苏回来,要分配了,当时已经告诉我分配在北京工程兵科研研究院。我在留苏中间,工程兵副司令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他父母都是老干部,我留苏四年,中间两年,谈恋爱,我这个专业没有女生的,我们也不谈恋爱,留苏,谈了两年,回来就准备结婚了,爱人在北京,所以分配在北京,我很高兴。然后结婚后休假,休假回来,就有了变化。哈军工分院建院,分院建到西安电力工程学院,他们打报告,给军委要回去,说哪里来哪里去,所以哈军工出来要回哈军工。然后,我休假回来,就跟我说,你分西安,要到西安去。当时,我也没有二话,服从命令,本来如果可以,我的介绍人就工程部司令,如果我提出来的话,还可以有变化。但我没有二话,我爱人也是党员,也没有二话,随我去了西安。当时9月份去报到,10月份回来开第一次全国防控会议,所以利用这个时间,我回北京结婚了。


我这一辈子非常顺利,14岁入团,18岁入党,然后两次留苏,82年当选十二大代表,83年当上院长,当院长以后又是全军的爱国奉献优秀领导干部,这是军以上的全军唯一一个,当时巡回讲演,介绍我勤政廉政的事迹。我的这些顺利,和我刚才讲的这些例子就想告诉年轻的同志,我的顺利是因为我把组织、国家放在第一位,服从组织分配才顺利。同样刚才讲的例子,不顺利,打了反革命,有些人闹了情绪,学不好。我是听话,一直听党的分配。高中为什么学习好,因为毛主席50年代跟我们讲,青年是长身体、长知识的时期,要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所以我学习努力,又锻炼身体。我原来身体不好,患有血吸虫病。后来解放的时候,我把身体病治好了,但也伤了肝和脾,我现在一直吃健脾丸。但是我一直锻炼身体,坚持游泳好几十年。


我在哈尔滨读书,上街很少,松花江冰面融化很漂亮,我没去看过。在苏联四年,去列宁墓排队太长,所以留苏四年,列宁墓没有瞻仰过。我是后来,上个世纪末,去苏联开会才有时间去看。所以我想一个人要实现自身价值,要把个人和国家、跟人民的要求、跟时代的要求紧密结合,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王成硕我们也知道在过去您参与了我国很多超级工程,比如说南水北调、长江江底隧道,但是我们还发现比如珠海机场的爆破,您也是决策者之一,我们之前想象您的专业是建筑国防之盾,挖掘隧道是您最擅长的,那为什么珠海机场的爆破也需要您做出决策呢?


钱七虎:我这个专业是地下工程——抗爆,我的工程和地方的地下工程不一样,我们的工程是首脑工程,首先要保证稳定,敌人的飞机、大炮,炸不垮,原子弹炸不垮,那么怎么样抗这些爆炸?要计算,我们地下工作要研究怎么不垮呀,这也用到一些土地学的道理,所以我们地下工程也懂,和爆破相关联的也要知道。我们工程兵学院,同时有爆破专业,爆破专业水平在国家也处于第一名。所以,珠海大爆破要把山头爆掉,要求山头要爆掉一半到海里去,要不然量太大,运不走。所以当时就找到我们了,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承担这个工程呢?因为我们学生平时光学理论,没有实践,水平就不高。所以,我当院长的时候,学生教育不能光在实验室搞搞雷管,这样打仗是不行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就承担了这个工程。要把山头爆掉,放了一万两千吨炸药。这个工程既有爆破专业、也有地下工程专业,还要有水、电专业,所以我们所有的专业都能上去,老师学生都得到了锻炼,这个工程搞了两三年。我作为院长,组织管理,从爆破到施工,就这样把这个工程拿下了。

 

那么,我想另外一个道理就是作为国家技术专业人才,有自己的专业,但是不能局限于此。我当了国家工程院院士,不仅要关心本专业,还要关心国家建设。就像钱学森,他是搞火箭、搞空气动力学的,但是他也关心国家建设的大事儿,比如:他参与城市建设,提出山水城市的理念;比如:沙漠怎么治理,发展沙产业;甚至社会怎么来管理,他也用系统论的思想,提出了一套想法,发表很多论文。所以,我想我也要学习他,我当院士以后,包括爆破这个工程建设,还有地下空间建设,我当了三届15年的政协委员,提了好几个提案,其中提到盾构机国产化,大家在新闻联播上可能也看到了,我们国家15米的盾构机已经能自主生产,走到了世界前列。


我感到作为一个科学家,不仅关心本职工作,也要关心国家的事,能够为国家、人民做更大的贡献。有这个想法,我参加的事就很多,像南水北调、西气东输……我要讲一下,这些工程都不是我干的,都是我参与了一些意见,在一些方案和评审上,提了一些建议被采纳。像南京长江隧道建设工程,原来提出的是“沉管方案”,但我参与的事情多一点,我知道长江三峡要建水电站,水电站泥沙沉在水库里面,下面原来是长江冲淤,冲掉沙,就沉淤。那么现在三峡电站一建,长江冲淤不平,中下游江体越来越低了,所以我提出了“沉管方案”不行,要改用“盾构法”。后来经过论证,采纳了我的方案。所以我想,作为科学技术人才,要尽可能做更多的贡献。



王成硕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动力,对我们医生来讲,经常遇到两种创新的方式,一种是追求医疗技术最好的方法,但成本很高;另一种是我们通过创新找到一种新的方法,它成本更低,可以替代原来的医疗方式,但是对于人民可能更意义的。那么对于您的专业来讲,您的创新主要体现在哪一方面呢?


钱七虎:我以前不知道什么是创新,以前我们是遇到老路走不通了,所以一定要走新的路。原来核爆炸之后,停放飞机洞库防护门受影响会打不开。由于核爆之后变形太大,导致门无法打开。要想让门打开,就要把变形的计算弄准确,所以老的方法走不了,就必须找新的路,要新的理论。当时苏联留学时,有一个计算站的理论,回国以后,国内还没有这种大门复杂结构的计算,所以你得学。另外原来的计算都是公式简单,可以手算。现在这个计算量很大,需要电子计算机,当时中国没有集成电路计算机,只有晶体管计算机。当时还要借人家的计算机,等人家吃饭了,我们再去使计算机。

 

所以,走新的路也是难的路。要掌握新的理论,新的计算方法。我也是通过这个任务,把这难题解决了。解决到什么程度,这个任务完了,我写了一本书,叫《有限元法在工程结构计算中的应用》,这本书获得全国科学大会重大科技成果奖。计算机的方法,我学了以后到什么程度,当时我在的学校,讲计算机语言编译与编程的人,不是数学教研室的人,而是我给教员上课。


我讲这个例子,就是我们今天讲的创新,就是要走新的路。以前我们是没有路,一定要走新的路,走新的路一定是很困难的,但是你要不怕困难,不怕挫折。上机,有的停机了,那时候计算机是带纸的,纸上孔打的不匀就停了,程序编译有问题又停了,那你得改。有的是你自己编的错误,有的是孔打的问题,要不断修改,所以那时困难很多,当时因为身体功能紊乱,得了胃溃疡、痔疮,但还是完成了任务。当时克服困难,认准失败的后面就是成功。创新,就是马克思讲的,科学上没有平坦的路可以走,只有不畏艰险,才能攀登科学的顶峰。



王成硕一个大的工程或项目,个人能力往往是有限的,那从您的角度,怎么去看待与他人的协作,以及拿到成果之后与他人的分享,因为我知道,您最高奖800万的奖励,您是拿出来做基金用,您是如果看待协作与分享。


钱七虎:这800万和协作共享没有关系。我不光是这个800万,我以前所有的奖金,军队重大贡献奖金5万、何梁何利奖20万港元,我全部捐出来了,而且不够,我还拿自己的积蓄,拿出来20万,加在一起作为一个基金,拿出3万,其中2万给青少年上学,1万帮贫困老人,这里头和协作没关系


协作它是现代任何一个工程技术项目上团队奋斗的成果。所以一个团队,我也看的很多,比如一些为了排名,为了报奖,闹得不可开交,影响了我们科技创新。所以我感觉,这一个团队的精神非常重要。那么,怎么才能保持好的团队精神,好的团队气氛呢?每个人都要明白你搞科研是为了什么,这个很重要,同时要正确处理个人与集体、个人与群众的关系。如果一个人,他把名和利看的很重,那么这个人本身科研搞不好,关系也搞不好,这样的人,我们古话叫,小人常戚戚,君子坦荡荡。如果一个人心里有远大的理想,胸怀很宽阔,那么肯定名利看的很淡,不会闹情绪;如果一个名利看的很重,经常会闹情绪,待遇不好啦,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等等都会影响情绪,那么如果一个人名利看的很淡,那他肯定责任担当走在前面,有奖励、排名呀,他尽量往后靠,肯定这个团队搞的好,这个人群众关系也很好。

 

就像我经常跟我的子女讲,一个人处理很多问题时,不能光想着自己,要首先想着别人。国家科技最高奖获得者王选讲过,他说他的导师纪建明讲,一个人首先要想到别人。 我记着我母亲讲过同样的话。当时文化大革命,我的岳父被打倒了,关进牛棚里,不让回家,我的岳母是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工作也不行,躺在家里,他们没有儿子,就两个女儿,一个是我爱人,我爱人在五七干校时,只能礼拜天可以回去。我母亲当时就跟我讲,你不要怕连累,我在西安,后来在南京,他母亲没有人照顾,我母亲也一个人就在镇上,但我母亲还替别人想。老一辈人常讲,人家帮我,永世不忘。我帮人家,莫放心上。如果这样处理问题,这个团队协作肯定很好。


王成硕非常感谢钱院士的谆谆教诲,北宋大儒张载曾说过,知识分子有四个历史责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我觉得钱院士是满足这四条的大家,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感谢钱院士!


钱院士的访谈回顾了自己八十余年的人生岁月,从无数次在个人志愿与组织需要时的无悔抉择,到引领防护工程科技的创新突破,他始终不忘初心、心怀感恩,把个人理想与党和国家的需要、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



访谈结束时,全场听众报以热烈掌声。金春明书记代表医院向钱院士赠送纪念品——同仁历史上最早的建筑“小楼”的模型,致以百年同仁崇高的敬意。


院党委班子成员、部分离退休党员代表、党支部委员、中层干部、党代表、入党积极分子、两代表一委员、统战人士、各级各类人才以及临床骨干等400余人参加了访谈。